上个月去美国、欧洲路演了一圈,几乎所有外资基金都对中国低配。问原因,基本是同一个担忧:中国经济到底硬着陆了没有?
我告诉他们,从GDP数据看,中国经济应该已经进入了“L”型中的那一横,算筑底了。
但多数听众会不以为然,纽约的一个基金经理这样表述他的低配逻辑:没有哪个国家的经济在债务问题解决之前就能涅槃重生的,08年的美国是这样,09年的欧洲也是这样,因为负债恰恰代表着旧经济锁定的资产和资源存量,是新经济地基上的地雷。你们中国并不比我们幸运或者高贵。这次,轮到你们了。
末了,他提出了一个疑问:你真的知道中国企业与地方ZF的真实负债水平吗?它们被遮盖得那样严实。新经济大厦能在地雷阵上建起?

——雪球 无财作力


赤壁之战中,操升帐谓众谋士曰:“若非天命助吾,安得凤雏妙计?铁索连舟,果然渡江如履平地。”程昱曰:“船皆连锁,固是平稳;但彼若用火攻,难以回避。不可不防。”
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,当出现百亿级的债务危机,互为担保、铁板一块的企业、金融系统,发生系统性风险的概率骤然上升。

但神州大地上有太多、太多天信集团这样的企业:低端制造,转型升级又不知道往那里转型,收入和利润逐年下滑,靠借钱续命等经济转机。

巴菲特最不喜欢高负债的企业,他说这就好像“开车时方向盘上绑着一把匕首,路面一颠簸,匕首就有可能扎到你的心脏”。

工商银行前行长、中国银监会特邀顾问杨凯生在网易达沃斯之夜的演讲中表示:从宏观上看,我国的经济增长对银行贷款的依赖是过度的,我国的企业从银行的融资是过度的。中国应该下决心进行去杠杆,降低企业的资产负债比例。

对于银行,贷款从来都是甜蜜的负担,当企业借贷金额过大要出现问题时,为了保住职位,相关人员会想尽办法去掩盖,寄希望于企业有朝一日起死回生。企业也就心照不宣的继续“享受”贷款。

对此李鸿章有着深刻认识,和洋人借钱不下于百次的他说:借钱少了,你是孙子,他是大爷;借钱多了,你就是大爷了!

在一个扭曲的关系中,银行信贷的功能和作用被错误的认识,企业希望通过做无本生意,完全靠借钱企业就能发展,就能获利,甚至将贷款资金违规用于房产投资、高利贷等。当所有能抵押的厂房、设备都抵押了,最后采取联保联贷的方式获取银行贷款。
在经济上行或者平稳期,这种方式能够很好的增加企业的现金流,而在经济下行期,企业的利润将被迅速摊薄和吞噬、账款回收周期可能被大大延长甚至无法收回,当出现入不敷出的情况时,风险随即产生,这已不是拆东墙补西墙能够解决的了。

这也是银行和ZF不愿意揭开的伤疤。天量M2投放带来房价的水涨船高,进而推动租金人工等经营成本上升,企业经营压力越来越大。上游原材料价格的涨价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“会哭的孩子有奶吃”,企业习惯了杠杆经营,靠着贷款苟延残喘,寄希望于银行不停输血,银行寄希望于央妈继续放水,有朝一日经济回暖,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。

以前认为不放水就死给你看,谁知人算不如天算:美联储进入确定的加息周期,中美利差的缩窄,以及资本的巨大外流压力,让央妈也已力不从心,继续喂奶,资本逃逸会必然加速,人民币汇率将压力山大,出现大型金融危机也不是不可能。狠心断奶了呢?会有一大批在经济转型尚无着落,整体下行中本就呼吸困难的传统行业公司出现窒息。

当货币政策出现紧缩趋势,类似天信、齐星集团的企业进退两难,拖字诀的玩法就必然走到了尽头。
中国经济这个冬天,大概率比我们想象的要长得多,要冷得多

Contents